《狂剑风流(河图限制小说)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狂剑风流(河图限制小说)- 第1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《狂剑风流》
作者:猎枪


第一章私奔

天亮之前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,卧虎山庄的后门一开,两条人影骑着马奔出来。二人回头瞧一眼山庄,都暗叹几声,然后向山下驰去。他们知道,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归来,或许一生都不回来了。

来到山下,他们紧张的心才稍稍松驰一点。这时天色微明,附近的东西已能看清。马上人原来是一男一女,都是十七、八岁。男的一身青衫,剑眉虎目,英气勃勃。女的一身粉红,娇美如花,别看身材不算高,胸脯可算得上高了。

“雨妹,到了这地方能安全些,你要不要歇一下?”男的关切地问。

“不了,吉哥,这里离山庄太近,咱们还是快跑吧,让我爹抓到,你就没命了。”雨妹关心地望着情郎。说着,双腿一夹马腹,率先向西而去。

这是通往官道的方向。吉哥不再说什么,随后跟去。二马一前一后,迅如流星,身后腾起一股股黄尘。

跑出三里多远吧,再往前是树林。男的见雨妹已微微娇喘,便说:“雨妹,休息一下再走吧。”

雨妹冲他一笑,点了点头。

男的跳下马,来到雨妹跟前。雨妹从马上跃下时,正落在男的怀抱里,男的在她的俏脸上一吻,说道:“这是你投怀送抱的,我可没强迫你。”

雨妹双臂勾住情郎的脖子,娇嗔说:“你呀,占尽了我的便宜,要是让我爹抓住你,知道你那么样欺侮他宝贝女儿,还不剥了你的皮!”说着,一双清亮的眼睛含情地望着他,脸上是又羞又喜。显然刚才奔逃时的紧张与不安之意,已小多了。

男的见她动人,忍不住心里发痒。他望望前边的树林,轻声说:“雨妹,要不是情况特殊,咱们就进树林子去。”

雨妹一脸的红晕,明知故问:“进树林子干什么呢?大白天的,说话这么不老实。”

男的笑道:“我好想再刺一下你的桃花。你的花好嫩,里边水好多,每回你夹得我魂都飞起来了。”

雨妹大羞,粉拳敲打着男的后背,腻声道:“吉哥,不准你再说下去,我要生气了。”说着,还向周围张望,生怕这羞人的事给人听去。

()好看的txt电子书

男的情怀大动,双手抓弄着她的屁股,亲上她的红唇。雨妹挣了几下,就不再反抗,任他轻薄着。不一会儿,张开小嘴儿,任男人品尝香舌,吞吃自己的口水,自己也被男女间的乐事迷得要失去神智了。

好一会儿,二人才分开来。男的说:“咱们走吧,你爹这个人太可怕了。”

雨妹听了,心中也是一凛,她太知道她爹的为人了。有个仆人给他上茶时,不小心茶水溅到他身上,他登时大怒,下令砍掉仆人一只胳膊。有个丫鬟给他洗脚,他嫌水凉,大骂丫鬟伺候不周,伸手在丫鬟头上打了一掌,丫鬟当即毙命。自己此次跟唐吉私奔,要是让爹抓回去,自己倒没什么,唐吉可惨了,不知道爹会想什么歹毒的法子折磨他呢?有一点是肯定的,绝不会轻易杀他的,爹会慢慢地弄死他的。

二人重新上马,向前奔去。进入林中之路,拐两个弯,在拐过第三个弯时,前边的唐吉忽听后边的雨妹惊叫一声,急忙回头,只见雨妹的马已然扑倒,而雨妹正向前方跌下。唐吉大惊,从马上飞起,向雨妹掠去,真是又快又急,身形又很好看。哪知眼前人影一闪,雨妹已进入别人怀抱,那人在空中翻了两翻,才落到地上。

唐吉定睛一看,叫道:“义父,原来是你!”

对面几丈外站着一位老者,身材魁梧,黑红的脸,有一部花白的胡子。此时他将“雨妹”点住|穴道,交给别人。

唐吉这才发现,义父身边已站定七、八个人,其中有两个人手里拿着长绳,再看雨妹的马,正伏在地上,前腿折断,不必说,正是这两个人的杰作了。自己还以为这回能逃出去,想不到还是给人劫住。

见到雨妹不醒人事,落到对方手里,唐吉是又急又苦,又怒又痛,他一时想不出办法,惟有手握腰间的剑柄,寻思着如何抢回心上人。

唐吉的义父唐云长,瞪视着唐吉,大声骂道:“你这个逆子,东方庄主对咱们恩重如山,你不思图报,竟做出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来,你还是人吗?还不乖乖跟我回去向庄主请罪!”说着也摸摸剑柄。

唐吉再傻,也不会跟义父动手。他心驰电转,知道今日是栽了,绝不能达到出逃的目的,连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呢!

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,带着哭腔向义父说:“我与大小姐真心相爱,你老人家是知道的。你忍心见我们分开吗?你老人家向来疼我跟秋雨,求你老人家大发慈悲,成全我们吧!”

唐云长心一酸,眼睛湿润了。他定定神,对身边那几名家丁说:“你们先带大小姐回去,这里的事有我就行了。”

那几人答应一声,从树后牵出马来,驮着大小姐东方秋雨向山庄而去。

这一幕看得唐吉心都碎了,他跳起来,想拔剑阻止,唐云长一纵身,拦到跟前,怒道:“你有种就先杀了我。”

唐吉叫道:“不,不,义父,孩儿便有千个胆子,也不敢冒犯你老人家。”

()免费TXT小说下载

唐云长缓了口气,说道:“吉儿,胳膊拧不过大腿的,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吧,义父会为你求情,相信庄主不会杀死你的。”

唐吉苦笑道:“他是不会杀我,可他会让我比死还难过,难道你不知道他的为人吗?孩儿打定主意,宁死不回去。”

唐云长说道:“那你别怪义父心狠了。”说着拔出剑来。

唐吉狂笑道:“义父,我是你养大的,你的大恩,我无以为报,今日就把命还你,你好向庄主交差,反正失去了秋雨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唐云长“滋”的一声将剑插在地上,怒声骂道:“胡说,你才多大,怎么能想到死?一个男人怎么能为一个女人去死,你也太没志气了。”接着,说不出话来,显然不知怎么处理这事好了。

唐吉再度跪下,说道:“义父,你杀了我吧,我不会怪你的,我不想让你为难。”

唐云长背着手踱着步,好生矛盾。让他杀死自己的孩子,自己怎么能下得了手。带他回去?还真不如杀了他的好。庄主心狠手辣,他是最了解不过的。可怜的孩子,为何这么糊涂,做出这种让人痛心的事来。

再三犹豫,唐云长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包来,扔到唐吉跟前,说道:“你快走吧,走得越远越好。带着这个包,这里有点钱,你会用得上的。”

唐吉想不到义父会放了自己,因为义父对庄主向来是言听计从的,同此可见父子情重,在关键时刻毕竟非旁人可比。

唐吉向唐云长磕了几个头,说道:“义父,我走了,你如何向庄主交待?”

唐云长向他摆手道:“快滚你的吧,我的事不用你操心。”

唐吉从地上站起,对唐云长说道:“义父保重。”拿起包袱,跳上马去,一拨马头,又说道:“义父,求你照顾秋雨,孩儿不孝,就此告别。”说着,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向前方奔去。

唐云长望着唐吉的背影,不禁老泪纵横。养了八年的孩子,不是亲生,胜似亲生,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他呢?在他的身上,自己花了多少心血呀,突然离去,他觉得自己的心都不在原处了,好像也随着孩子飞走了。

再说唐吉,打马如飞向前方急奔。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,他只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。他知道自己是没法带秋雨走了,以自己的能力,是救不出秋雨的。难道自己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别人吗?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。想到她被抓回去的命运,心中难受,眼泪簌簌滴落,一滴滴溅到身上、马上。

正跑之间,头顶风起,一人从一棵大树上落下,头下脚上,双手握一把刀,向唐吉刺来。唐吉一惊,向旁猛地一带马,勉强避过这可怕的一刀。

()

那人站定,冷笑道: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居然躲得过这一下子。”

唐吉坐在马上,擦擦眼泪,望着对面那个家伙,心里直发凉。对面那人是个瘦子,三十左右,长着刀条子脸,三角眼里凶光闪闪,右手中握着一把短刀,微向外张,看样子随时都可能扑上来。

唐吉对他自然是熟悉的。这人叫吴山,人称“索命快刀”,是卧虎山庄庄主东方霸手下第一干将,也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。据说,能在他刀下逃命的人找不到几个。

这人受东方霸的重金礼聘,来山庄当差。他本是辽东人,几年前被白道人士追杀,不得已才来这山庄的,也算是避难。与唐云长等人不同的是,他不是山庄的护院,而是东方霸的助手,一需要杀那种难对付的家伙时,就让吴山出手了。

唐吉知道凶多吉少,对吴山一抱拳,说道:“吴兄,这么早起来,是要练武吗?小弟有事,不能相陪,请让开一条路。”

吴山傲慢地撇了撇嘴,扬扬手中的短刀,冷笑道:“庄主有令,取你项上人头。庄主真是聪明,知道那唐云长老匹夫定会放过你,就叫我在这里等你,好打发你上路。”

唐吉一听,强笑了几声,说道:“是庄主要杀我,还是你要杀我?你当我不知道吗?你一直在打秋雨的主意。”

这话说到了吴山的心上去了。当他一进入山庄,头一回见到东方秋雨时,他的魂便被勾去了,他向来不好女色,但这回也动了心了。他知道大小姐跟唐吉要好,因此,他对唐吉恨之入骨。今天庄主传令,不是让他杀死唐吉,而是生擒回庄,但吴山不想生擒,只想一刀结果他,那才遂了心愿。

吴山叫道:“少说废话,速来受死!”说着,脚步前移,眼中闪着蔑视的笑意,好比猫对老鼠一般,不用说,他早把唐吉看作囊中之物了。

也难怪吴山这么想,山庄的人都知道,唐吉的武功是跟他义父唐云长学的,而唐云长在江湖上只是二流人物。试想,这样的师父,教出的徒弟能优秀到哪儿去?自然连二流都达不到。

吴山跟唐云长是交过手的,唐云长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365棋牌手机版2018版加入书架